壮阳药市场解密:被吹嘘的肾,毛利率高达90%,“男人身体被掏空”的背后有多大的商机?

社会新闻 浏览(1459)

在当今世界,如果你戏弄一个有“第二个男人”和“肾虚”的男孩,它的力量就像用原子弹摧毁他的小宇宙一样。即使他假装平静,不跟你说话,在我内心深处,也很难讲和。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男人的肾脏引起了很多关注,并被放置在一个特别显眼的位置,需要治疗。补肾的广告铺天盖地,男性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提醒我们中国男性正在死亡。

这让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掏空了中国男人的肾脏?植根于肾虚经济的春药有什么秘密?

天高毛利人

最近,白云山年报发布。公司主要经营大健康、大南药、大企业、大医药四大板块,2016年营业收入200.36亿元,同比增长4.76%,净利润15.59亿元,同比增长15.86%。

其中,戴安瑶和戴建康分别占43.62%和40.78%,贡献了公司的主要利润,而大企业部门主要业务的利润率仅为6%。

白云山2016年,南方医药行业最显著的变化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产量同比增长81.00%,销售额同比增长62.29%。

西地那非(Sildenafil柠檬酸盐)是一个可能大家都不熟悉的专业名称,但它的商品名是金戈威德,也叫国产伟哥。

西地那非(伟哥)中国勃起功能障碍(勃起功能障碍)专利期限于2014年7月到期,是一种著名的春药。白云山将于2014年向市场推出仿制药。现在零售额已经突破20亿元。渠道和价格优势显而易见。毛利率超过90%,与茅台相当。

巧合的是,以“感觉空虚”、“和号一号”等补肾壮阳广告而闻名的惠仁神宝在2015年每年售出8.75亿片,当年销售额达到12.62亿元。2016年上半年平均单位成本仅为0.18元/件,直供终端价格为1.11元,配送价格为1.9元。消费者手中每盒126片的零售价为322元,相当于零售价2.56元,而每盒的成本价仅为22.68元(不包括包装、零售等费用),约为成本价的14倍。

1979年,上海电视台首次播出了一则关于滋补酒的商业广告。广告聚焦补肾养颜,拉开了中国补肾浪潮的序幕。从那以后,无数补肾壮阳的广告相继出现,并逐渐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而所有的男子医院,就像眼前的竹笋。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然而,补肾市场的巨大需求使得制药公司的毛利高于房地产。

但问题是,改革开放以来,为什么中国男人开始患肾虚?经济学家孙小荠曾指出,中国人对家庭幸福的想象和夫妻生活和谐的评价标准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补肾壮阳广告的影响。改革开放的历史实际上是人们开始热衷于补肾壮阳的历史,补肾壮阳的经济越来越受欢迎。中国的市场经济实际上是一种肾虚型经济。

虽然这种说法有点夸张,但并非没有理由。

中国男性开始大规模补肾,或大规模肾虚,这不仅与改革开放的步伐大致一致,而且与20世纪70年代末的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基本同步。由于国家“独生子女”政策的逐步实施,在过去的30年里,性行为与生育之间不可避免的联系被行政力量取消,男女之间的性目的更倾向于获得快感。

当欲望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一样被行政权力释放并在国民经济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时,变化了的经济基础也改变了市场经济中的商业组织和产品形式。医院的科室已经开始了

据一家机构估计,中国医疗保健行业的规模多年来一直保持10%的增长,高于目前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2015年,保健行业规模达到4500亿,其中约一半的市场被补肾性保健品占据。毫不夸张地说,市场凭空制造了中国人的肾虚,这反过来又滋养了今天生机勃勃的商品经济。

关于春药的谎言”,但是肾虚造成的繁荣春药市场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

据我们所知,壮阳药是指用于促进男性性欲和其他性功能的药物,分为壮阳食品、壮阳中西成药等。从药物组成来看,壮阳药物主要有三种:一种是男性激素,主要包括睾酮及其衍生物制剂;其次,它属于镇静剂,如氨基甲基丙烷二酸和苯二氮卓。第三是抗过敏的化学液体成分。第四类属于完全补充营养的成分,如激活男性身体的海绵。最著名的春药产品是西地那非(sildenafil),这是一种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是在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物研发过程中偶然发明的。它通常以其商业名称伟哥而闻名(伟哥在中国大陆注册,伟哥在台湾和香港注册)。

但这只是我们理解的春药。实际情况是,在医学领域,没有春药这种东西。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杨国生说,“事实上,很多人根本没有性功能障碍。只有当许多沟通渠道促进性生活时,他们才会被视为“真正的男人”。这种宣传实际上让每个人都陷入了误解。壮阳产品外包装上提到的“放大和粗化”的效果纯属无稽之谈。

“成年后人体结构很难改变。生殖器官的发育主要是海绵体的变化,成年后停滞不前。如果我们想做出改变,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经营。”杨国生还强调,即使手术也只能改变男性生殖器的长度,而且厚度很难改变。

2005年,相关部门《关于印发营养素补充剂申报与审评规定(试行)等8个相关规定的通告》表示,国家批准的保健食品有27种特定功能,其中没有一种包含“壮阳”或“改善性功能”的保健功能。然而,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适应症范围内,虽然有“缓解体力疲劳”、“增强免疫力”、“滋阴补肾”的功能描述,但却没有提到“壮阳药”。2011年12月,相关部门再次宣布不批准春药或具有春药功能的保健食品。

目前市场上所谓的“壮阳药”实际上掺杂了“伟哥”。如果假药中“伟哥”的含量超标或发霉变质,可能会对消费者造成伤害,从耳鸣耳聋到死亡不等。

焦虑创造的经济

在我看来,中国的市场经济与其说是肾虚型经济。假设中国市场经济是中国人的焦虑经济。

米歇尔福柯曾在《临床医学的诞生》年写道,疾病实体和患者身体之间的精确整合只是一个历史和暂时的事实。

当焦虑产生需求时,它是由商业决定的。当商业文明在中国重新获得话语权时,它根据自己的逻辑和需要重新定义疾病。我们被困在里面,自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越来越多地在炎热而混乱的道路上填饱自己。

看着我们熟悉的春药广告,经常会有一个悲伤的妻子和一个忍不住的男人。药效的魔力似乎已经成为挽救夫妻关系的灵丹妙药和“善待他和我”的捷径。

在很大程度上,春药贩子将我们内心的焦虑外化为表面的身体缺陷。当我们“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掏空”时,受广告陈规定型形象的影响,我们经常为自己的身体寻找用品。

这也是老年人喜欢购买保健产品的原因。

我们都知道大部分的他

然而,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生活压力的加剧,中国人被房价的上涨掏空了。没有办法表达你内心的焦虑,要么你可以找到内在的平衡,要么你只能找到外在的形式和谐。

显然,那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往错误的方向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